冰果

文手,偶尔写诗,近期把毒爪伸向翻译。微博:冰果_SkyAndFields,欢迎互动。爱好非常杂。在这里发过的作品涉及悲惨世界、APH、北平无战事。

秋阳

义仁合集《协奏曲》的第八篇,修改自两年前一篇稚嫩的短文……现在发出,原文也相应删除,番外里的超链接也相应修改。全文三千,一发完。

琴竹影的番外《秋水》;我的番外《余温》


安灼拉已经很久没有来过蒙苏里公园了。


具体有多久呢?他一时说不上来。可他知道,不管怎样,这个时间一定藏在他脑海里的某个地方。要是他努力回算一阵,也总归会准确无误地想起。毕竟记忆力是他作为警官最自豪的优势之一。


安灼拉清楚自己每个生命阶段发生的事情:他记得清每桩案件发生的具体时段,记得清每个嫌犯的相貌特征,记得清每次如何跟公白飞一起从物证上挖掘每一点细节,也正记得清这里,就在眼前...

2019-01-11

骑行(安灼拉x公白飞)

义仁合志《协奏曲》的第二篇🌿

beanca:

义仁本《协奏曲》正文


这篇是和 @冰果 太太合写的,感谢一路以来的支持和帮助(鞠躬)



1832



几场大雨过后,城市里的空气愈发污浊。灰色的污水冲刷着灰色的石砖,聚成一个个散发着腥味的水洼,就像一个一个疱疹和脓疮,在行人来往中不断溃烂。



从巴黎城向外十多公里的地方,房屋逐渐变得稀少,景致也开阔起来。道路两旁的悬铃木已经长出了浓密的叶子。年轻的枝条还挂着新鲜的绿意,迎风摇摆。


从郊外眺望巴黎,城市的轮廓被田园和...

2019-01-10

南洋的雨

义仁合集《协奏曲》第五篇《回信》的番外
(我认为)也可单独阅读。

义仁无差,新加坡二战AU。国际纵队志愿军→资本家!E 和 医生→小学教师!C。全长一万字。一发完。

我认为是成人向。Implied sexual content? or overt maybe? it depends on you : )


安灼拉不喜欢多雨的天气,甚至可以说,他讨厌雨。他讨厌淌水的屋檐,讨厌泛着霉味的潮湿,讨厌车轮驰过时溅得老远的泥。当然,他更讨厌被雨搞得满是泥泞的战壕和望远镜下斑驳的图景。这往往意味着加剧感染的伤口和更多被夺去的性命。即使从西班牙来到南洋已有四五年的光景,旧时的战事仍会...

2019-01-08

X公馆更了两章,我就不放链接了。内容不可描述。之前有了解的朋友可以直接去AO3搜文😘

2019-01-04

【授权翻译】 火药线 (Powder Trail)

题目: 火药线 (Powder Trail)

作者:cheesethesecond

译者:冰果

Bata:spookyfox

分级:G 全年龄 原著背景

衍生:悲惨世界

CP:领袖向导无差

警告:无

原文地址: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098321

授权:


简介:

安灼拉和公白飞争论,其过程比弗以伊预想得更加鼓舞人心。


正文:

 弗以伊举起了画笔,在扇子上刷下一道又宽又长的色带。他笑了,对自己流畅的动作感到满意。冬日的暴风雪在窗外肆虐,旋转着的飞雪扫落了巴黎人头上那毫无防备的帽子...

2018-12-03

余温 (《秋阳》番外)

义仁文《秋阳》番外

情节继琴竹影姑娘的番外《秋水》之后。


安灼拉又见到了公白飞。


这是他记得的第二次了。公白飞的模样和印象里的没什么变化。他仍旧是老样子,穿着一件略微宽松的针织衫。这还是很多年前的那件了。每逢春秋,公白飞在检验员的大褂里穿的就是它。长年累月,开衫的袖口被磨得有点泛白,但是公白飞却不愿换掉。据他说,他觉得还是这件最舒服。开衫被他理得很平整,扣子全都扣了上去,下摆也看不出变形的痕迹。如果不是每年都有那么一些日子能同这件衣服打个照面,任谁也不会料到这件衣服竟有这么多年头。公白飞的头发也理得整整齐齐。凑近他,可以闻到很舒服的味道。这是安灼拉所思念的气味。安灼拉一时间惊讶原...

2018-11-26

9.27上海法悲repo

我在飞机和巴士上终于写了迟来的9.27大悲repo。有那么六七张图,耗流量注意。

 
【开场前】: 
 

早一点检票进大厅会方便很多。我是快七点左右入的场,安检时没有排队,接着下到一楼。这时候周边产品售卖那里也不会排队,大悲的宣传展板那里也没一两个人合影。


我觉得展板那块的灯光堪称完美,特别适合拍照。效果如图!!!基本不用后期调色了!dome的帽子也太可爱太有味了……和皮衣意外很搭!忍不住发出来!


后来我和朋友发现这块展板是双面的,如果正面等待合影的人多,也可以考虑绕去背面。这时女卫生间人少,无需排队。


一楼有地方可以寄存外套...

2018-09-30
1 / 9

© 冰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