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果

文手,偶尔写诗,近期把毒爪伸向翻译。微博:冰果_SkyAndFields,欢迎互动。爱好非常杂。在这里发过的作品涉及悲惨世界、APH、北平无战事。

又到一年的秋季了。距离我去年第一次写义仁也一年了。就问问,有人想看《秋阳》的同一系列短打吗🙈

2017-10-08

白羽毛 (一)

HP和LM的Crossover。ECR及其两两组合(C是飞)。主要角色(还是飞)死亡设定,所以基本就是ER互动了。ECR都是魔法部情报司下属设定,飞儿阿哥马尼斯设定。第一章的预警就这么多了,以后的预警随发随打。


宽敞的房间里,只开了一面窗。四周围都是白墙,家具很少。安灼拉倚着墙面,双手抱在胸前,沉静而安详地睡着。他微微垂着头,金色的发卷从他的额前垂下,搭在脸上。


由于工作的特性,他需要时刻保持警惕,也更加习惯站着入睡。即便在巫师中,这也是个少见的习惯。


屋内没有风。窗户关着,被施了隔音咒。屋内静悄悄的。角落里的沙漏、座钟还有天文仪器都在无声地运...

2017-10-07

【纯随笔】下过秋雨后

下过秋雨后,天空被洗得很干净。晴空下,树梢上染着阳光。晨间的寒意已经退去,气温想必还算暖和。这令人难以想起雨前的雾霾。当时,整个天空都是灰蒙蒙的一片,能见度很低。空气中透着一股呛人的酸味。现在的一切都和那时大相径庭。可是我知道,天凉了,雾霾也要变多了。那样的日子以后不会少见。


城北的树叶也许是最早掀起黄边的。现在是初秋:有落叶,可是还不算多。在学校的路边,经常会见到叶子被扫过的痕迹。风大了,骑车时常会感到冷。不够厚实的外套,很容易被风打透。


昨天,我问广东的朋友降温了没有。她说如果从三十六度降到三十二度也算降温,那的确是降了。我知道热带的气候怎样,可每当近距...

2017-10-04

哈哈哈哈,踩着北京时间周末的尾巴发了双C人鱼AU。既然敢立FLAG,我就不敢放我的R21……不令人畏惧的FLAG,不起到督促作用的FLAG,怎么能叫FLAG呢?


有一个小段子是我写文时自己吐槽自己的:


“不算得。物有成毁,人有生死。死,不过是随风化去罢了。”——对于人鱼平淡至极的反应,古费拉克有些惊讶,却只是静静看着不做声,不知这条人鱼将又会说些什么——“虽然,其诚是我接触到的第一个人类。此后,我偶尔会在这附近帮助巫师和探险者,可是不论和谁,都再不曾有过那样深的交情。”他微微地笑了笑,用纯净的眼睛望着古费拉克,“这位朋友,你可有玉没有?”


还是很欢迎感兴趣的朋友来私信问我要R21...

2017-09-24

远洋薄雾 上

人鱼!飞儿和富家子!古费的恋爱向,无差。中篇。背景设定在20世纪20年代中期。

为了情节的完整性,前五节一起发,八千多字。未完结。

目前是全年龄(后期如果有任何限制级内容的话,我会及时说明,且涉及限制级的部分会直接丢链接,大家放心)


前五节有马吕斯/珂赛特的暗示,和格朗泰尔/伊尔玛的微弱单箭头暗示。后期如果有其他西皮,我也会及时说明。也欢迎自助食用任意出场角色的排列组合。


人鱼的设定参考了 @子见南子 的设定(戳我),非常感谢!



古费拉克并非第一次坐轮船,也并非第一次在晚上登上甲板。只是,这还真是他第一次喝...

2017-09-24

作为一朵杂食里的奇葩葩,作为一个钻研概率统计问题的高校生,我热衷探索世界上的多种可能。有很多西皮我都很吃,但是写不出粮,尤其以原著向的领袖工人和ECR为代表。至于双C,我在写一篇文,但是写了一个多月不停地断,一直没写到可以发出来的程度。

周末更新双C。请大家监督🌝

不更新我就上演羞耻PLAY,发出我的铁牙飞。说到做到。

2017-09-21

在阴雨中小憩

义仁友情向(或者,撑死顶多算柏拉图。作者也分不太清文里具体算什么。)公白飞性转。含公白飞对安灼拉零星的一点romantic单箭头。分级:青少年及以上。

原著里的安灼拉对女性冷淡到了几乎冷酷的地步,那么倘若换个时代背景、再将他的知心好友换个性别呢?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下雨了。安灼拉拧开房门,将背包放在桌上。


早晨的天空白蒙蒙地布满了云彩。中午天空更阴。下午的活动刚刚结束,雨点便零零点点地落了下来。安灼拉没有带伞,也不觉得有打车的必要。他跑回了家。现在,他的外套上不仅沾上了儿童黏黏的手印子,还落满了雨点的痕迹。...

2017-09-10

【授翻】暖意 (Warmth)

题目:暖意 (Warmth)

简介:公白飞和安灼拉共度一晚后的清晨。

作者Smithens

译者:冰果(非常感谢 @木本非木 的通篇Beta!)

授权:

分级chéng人向( 原著背景,涉及se啊xul imply)

衍生:悲惨世界

CP:安灼拉/公白飞 无差。

原文地址 戳我


简介:

在一阵惬意的慵懒过后,公白飞发现他盖的毯子是安灼拉的。随后,他成功地回想起了为何他躺在一张不是他自己的床上。


正文:


公白飞伴着水花泼溅的声音醒来了。...


2017-08-29

也许有婚礼(二)

第一章 

当代ABO,架空,R15。长篇,有大纲。全文的大致西皮请见第一章开头预警。

本章涉及次要角色死亡。无详细描写,但是会提及。

本章含有西皮:巴纳斯山A/爱潘妮O,爱潘妮O/马吕斯O,德纳第夫人A/德纳第先生O(爱潘妮父母),彭眉须先生A/彭眉须太太O(马吕斯父母),安灼拉A/公白飞O。从本章情节看,都是无差。也欢迎大家自助食用出场人物的任意排列组合。 

涉及关于原生家庭对人的影响、多重资源不平衡的映射和讨论。

题材敏感,我知道。我打了这么多前言就是为避雷用的。把目前我已知可能戳雷的雷点全写了,大家选择是否阅读。既然自愿选择往下阅读,那就不希望在别的地方以别...

2017-08-20

【授翻】预备 (Priming)

题目:预备 (Priming)

简介:(1828年)古费拉克带弗以伊去射击场,教他打靶。

作者Genarti

译者:冰果(非常感谢spookyfox的通篇Beta!)

授权:我是通过邮件和Gen要的授权。截图太大,见文后。

分级:青少年及其以上 ( 原著友情向互动,涉及社会变革)

衍生:悲惨世界

CP:无,友情向。

原文地址 戳我

简介:

“如果到了射击的时候,”古费拉克说。他停顿了一下,思考片刻。“等到了射击的时候,”他纠正了自己,半是称意,半是迟疑。“你会是哪种神枪手?”

 

“哪种也不是。”弗以伊答道。

 ...

2017-08-18
1 / 8

© 冰果 | Powered by LOFTER